Back Forum Reply New

名偵探柯南(改編)

名偵探柯南(改編)名偵探柯南(改編)清晨, 名偵探柯南(改編)=viewthread.php?tid=1107482 名偵探柯南(改編)/=/在一間舒適的房間裡,一個相貌英俊的少年正躺在床上沉沉地睡著。

在他的身邊誚誌說谽,澈漚漏漭睡著一名渾身赤裸的少女,緊緊地擁抱著他緒緅綬綽,歌歋歍殠俏麗的臉上帶著狂歡後的滿足的笑容。

床邊的地板上,零亂地丟著一套晚禮服僠兢凘凳,蒴菿萉菧以及一套女僕的服裝,還有兩件性感的內衣。

窗外傳來了一陣奇怪的響聲塶塴塹塾,蜩蜸蝃蜘床上的少女被這陣聲音吵醒,睜開眼睛,看到睡在自己身邊的少年,低

低地驚叫了一聲,這才想起,昨夜自己被這名著名的高中生偵探工籐新一帶回來,在他的家裡過了一

夜。

雖然工籐新一現在還在上高中二年級,卻已經是全國聞名的偵探,他長得又帥,很輕易就能得到少

女的芳心。

想起昨夜的狂歡,少女的臉有些羞紅,低下頭,發現自己的手裡還在握著工籐新一碩大的陽具,因

為是在清晨的緣故,還在挺立著。

少女的喘息有些急促,慢慢地趴下身,將臉貼近工籐新一的下身,張開嘴,緩緩地將粗長的肉棒含

進了濕潤的口腔,開始上下晃動頭部,小心地吸吮著那曾經令無數少女瘋狂的寶物。

工籐新一在快樂中醒來,低頭看到一個漂亮的少女趴在自己下身為自己進行口咬,微笑道:「你醒

了嗎,小……」

他的話停住了,因為他突然想起,自己並不知道這名少女的名字,在昨天晚上,他們才是第一次見

面。

昨天夜裡,他去一個豪門參加晚會,卻意外地發現一名銀行經理在密室中被殺。前來調查這案件的

木暮警官在他的幫助下,順利地抓到了兇手--那家的主人。

那家裡的一名漂亮的女僕震驚於自己的主人竟然是兇手,又傾慕工籐新一的才華,被他輕易地拐到

家裡,騙上了床。

胯下的少女細細地舔著他的陽具和陰囊,工籐新一興奮之下,也就不再理會身下的少女到底叫什麼

名字,索性扶住少女的頭,粗長的肉棒在少女的櫻唇中快速地進出,噎得少女直翻白眼,最後將精

液都傾洩在少女的口腔中,看著她把精液一口口地喝下去。

喝完了精液,少女抬頭離開他的肉棒,忽然劇烈地咳嗽起來,咳得眼淚都落在了他的陰毛上面。

工籐新一愛撫著少女的乳房,輕輕揉捏著小巧的乳頭。少女輕輕喘息著,臉泛潮紅,低頭含住綿軟

的肉棒細細地吸吮著,直到將上面的精夜都吮吸進腹中,那肉棒又開始慢慢地硬了起來。

工籐新一坐起來,將女僕抱在懷中,讓她背對著自己,肉棒對準她那濕潤的私處,向前一頂,順利

地進入了她緊窄的陰道之中。

工籐新一胯部快速地挺動著,女僕被幹得大聲尖叫,興奮得快要爽上天了。

突然,窗外傳來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,震得整座房子都亂晃起來。女僕正在緊張時刻,被這聲巨響

嚇了一大跳,尖叫一聲,竟然達到了高潮,兩眼翻白暈了過去。

一股滾燙的陰精澆到工籐新一的龜頭上,女僕的陰道也在劇烈地痙攣著,工籐新一爽得大叫,如果

不是剛才發射了一發,這一下又要射進去了。

可是話雖如此,剛才那聲巨響也嚇了他一大跳,肉棒差點就軟了下來,如果不是受到濕潤陰道的強

烈激烈,說不定從此不舉也有可能。

緊接著,窗外傳來了嬌媚的呻吟聲:「好人兒,快些,干死我吧!想不到你這麼一個胖老頭倒挺有

一套,快要弄死人家了……」

工籐新一聽到心中一蕩,不管三七二十一,抱緊胯下少女雪白的胴體,狠狠地抽插起來,一邊聽著

窗外的淫聲,猛幹著胯下的少女,連插了上百下,心火才稍降了一些。

女僕悠悠醒轉,嬌聲呻吟道:「好,用力,哦……」

幹了一陣,工籐新一停下來歇口氣,漂亮的女僕也趁機喘息了一陣,抬頭看著窗戶,奇怪地問:

「外面是誰,怎麼還會有爆炸聲?」

工籐新一撇了撇嘴,道:「好吧,你想知道,我就帶你去看看!」

工籐新一抱著女僕下了床,一邊抽插著她的嫩穴,一邊推著她向前走。

走到窗前,女僕雙手按在窗台上,一邊喘息著承受著工籐新一的抽插,一邊小心地將窗簾拉開一條

縫,向外面偷看了一眼,忽然低低地驚叫一聲,嬌喘息息地道:「這,這兩個人是誰?你的爺爺

嗎?」

工籐新一楞了一下,不滿地道:「什麼話,這個老色鬼哪點像我?」

「你們都一樣地好色啊!」女僕喃喃地道。

他們的房間在二樓,從窗戶向外看去,在窗外的院子裡,兩個人正在激烈地交合。

其中一個,是個胖胖的老頭,身上背著一件樣式古怪的飛行器,抱著一名三十多歲的中年美婦,粗

短的肉棒正在美婦的下體瘋狂地抽插著,身上受了許多處的擦傷。

這個老頭,正是工籐新一的鄰居,人稱「歐巴桑殺手」的阿笠博士。

美婦浪叫道:「好舒服啊,想不到你還會飛到空中做愛!可是你的飛行器太差了,會從空中掉下

來,還會發出爆炸那樣的聲音,是不是裡面有什麼東西燒壞了?」

阿笠博士辯解道:「可是是我為了保護你,搶先著地的啊!要不然,受傷的不就變成你了嗎?」

美婦被他狠插幾下,大聲浪叫起來,顧不得再與他爭辯了。

工籐新一撇撇嘴,伸手拉開窗簾,提高嗓音叫道:「阿笠博士,今天怎麼這麼有興致,不找歐巴

桑,找了一個漂亮的大姐姐就在院子裡幹起來了?」

胖老頭抬起頭,看著窗子裡的新一,笑道:「好小子,我這是在跟街坊鄰居增進感情,有什麼不

對?你也不錯啊,抱著一個這麼漂亮的小女孩在屋裡幹得挺痛快吧?」

女僕尖叫一聲,羞得滿臉通紅,想要躲開,卻被工籐新一按在窗邊,大抽大插,幹得她滿臉潮紅,

大聲呻吟,連自己裸露的上半身被那個胖老頭看到也顧不得了。

院子裡的美婦也媚聲浪叫,看著新一英俊的容貌,承受著阿笠博士的抽插,一股濃濃的陰精洩了出

來,澆在胖博士的龜頭上面。

兩對野鴛鴦在樓上樓上交合了許久,直到漂亮的女僕與阿笠博士都累得昏了過去,才結束了這快樂

的清晨運動。

新一把女僕放到床上,蓋好被子,自己穿上學校的制服,隨便吃點早飯,向自己上學的帝丹高中走

去。

走在街上,路旁商店裡的電視機正在播放新聞:「名偵探工籐新一,著名的高中生偵探,甚至被稱

為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……」

工籐新一笑瞇瞇地從商店櫥窗邊走過,看到其中一名漂亮的小女孩的側臉,感覺到肉棒在褲子裡輕

輕地跳動。

像這樣可愛的蘿莉才是工籐新一夢寐以求的極品性夥伴,可是為了維護名偵探工籐新一的聲譽,他也只能強忍住自己的這一愛好,把性慾發洩到那些青春期的少女身上。

這倒不是說他不喜歡高中女生,不過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,新一心中暗想:「早晚有一天,得弄幾個小蘿莉上床,好好嘗嘗那鮮嫩肉體的味道!」

三名大約十三、四歲的少女正站在路邊熱烈地討論著:「真的好帥,是工籐新一,我真的好想寫封情書給他……」

工籐新一微笑著從她們身邊走過,一名少女看到他,忽然驚叫道:「是工籐新一,你們看,真的是工籐新一!」

少女們驚叫著追了上去,圍住工籐新一,呆呆地看著他。

工籐新一微笑道:「你們找我有事嗎?」

一名少女鼓足勇氣,羞紅了臉道:「請問,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嗎?」

另外兩個少女也連忙道:「請做我的男朋友,好嗎?」

工籐新一打量了她們幾眼,發現幾名少女相貌都很俊秀,便故意皺起眉,為難地道:「可是,我只能有一個女朋友啊!」

幾名少女扭頭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,眼中都微微含有敵意。

「不如這樣子吧,你們比賽爭勝負,誰贏了,就做我的女朋友,你們看怎麼樣?」工籐新一微笑道。

少女們忙不迭地點頭,在新一的帶領下,走到一處無人的小巷,停了下來。

工籐新一拉開褲子的拉鏈,邪惡地笑道:「你們輪流來,誰能讓它射出來,誰就做我的女朋友!」

三個小女生都羞得滿臉通紅,向後退了幾步。

工籐新一歎了一口氣,道:「既然你們都不願意,我就去找別的女生做女朋友吧!」

一個漂亮的小女生驚叫道:「不要!」她咬咬嘴唇,走到工籐新一面前,蹲下來,伸出顫抖的手,握住工籐新一的陽具,開始前後揉搓起來。

工籐新一驚奇地道:「咦,小妹妹,你的手法還不算太差嘛!是不是和別人試過?」

小女生低著頭不說話,被工籐新一問得急了,才小聲道:「爸爸讓我這樣替他做過……」

工籐新一大吃一驚,道:「這樣都行啊?他有沒有把它插進你的身體裡?」

小女生紅著臉搖頭道:「沒有,我怕痛!」

後面兩個少女看得著急,也跑過來,叫道:「我也會,讓我來,讓我來!」

工籐新一奸笑道:「既然這樣,你們就一起來吧!」

一名扎馬尾辮的少女乾脆地跪在他面前,將頭靠近他的胯下,伸出舌頭,輕輕地舔了馬眼一下。

工籐新一爽得大叫道:「好啊!你是不是也試過這樣?」

少女搖頭道:「沒有,人家這是第一次,從前只在電視裡看到過!」

她閉上眼睛,輕輕地將龜頭含進了溫暖濕潤的口腔。

另一名少女不甘落後,也跪在工籐新一胯下,舔起了他的陰囊。

工籐新一高興地呻吟道:「好,太爽了,要是你們三個一起來,能讓我射精的話,我就做你們三個人的男朋友!」

三名少女更加賣力地吸吮著他的肉棒,丁香小舌輕舔著陰囊,第一個少女用溫軟的小手握住肉棒根部套弄著,很快新一就支撐不住,將濃濃的精液射進了扎馬尾辮少女的口中。

女孩臉上露出了激動的笑容,大口地吞嚥著新一的精液,另外兩個少女卻很不滿,一名少女拉住她的頭髮向後一扯,新一的肉棒從她的嘴裡跳了出來,一跳一跳地,將後續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。

兩名少女連忙湊過去,張大嘴,讓新一的精液射到自己的臉上和口中。待新一射完了,又伸出舌頭舔著肉棒,爭著將肉棒上殘存的精液吞下去。

馬尾辮少女也加入進來,三條小舌爭先恐後地舔著新一的肉棒,不時有少女將龜頭吶入口中吸吮,很快讓肉棒再次硬了起來。

忽然,遠處傳來了一聲憤怒的叫喊:「新一,你在幹什麼?」

新一連忙抬起頭,遠遠地看到,一名美麗的女生正站在小巷的入口處,憤怒地瞪著自己。

這名少女,正是自己青梅竹馬的好友,帝丹高中的同班同學,空手道大賽的冠軍--毛利蘭!
柯南一、雲霄飛車殺人事件 (2)

(2)

鼻青臉腫的工籐新一跟在小蘭後面,垂頭喪氣地向學校走去。

剛剛被空手道社的主將狠狠蹂躪了一頓,就算是精力充沛的新一也再沒有了精神。

小蘭氣乎乎地走在前面,新一偷偷地打量著她誘人的身材,心裡面嘀咕著:「這麼漂亮的女孩,怎麼會這麼暴力?」

實際上,如果不是毛利蘭有這一手防身的功夫,早就被新一霸王硬上弓地吃掉了。不過在第一次嘗試時被打成豬頭之後,新一再也不敢打暴力脅迫的主意。

新一摸摸臉上的傷痕,給自己打氣道:「沒關係,早晚有一天我要上了她,把所有的仇都報回來!」

從小他就受夠了小蘭的欺負,早就發誓要報仇雪恨,長大以後,更是立下了宏大的志向,讓小蘭在自己胯下嬌慵無限地呻吟求饒,那才是男人最大的快樂!

只可惜,毛利蘭一向是軟硬不吃,就算是新一這樣老練的少女殺手也對她束手無策,不由讓他反省,是否是自己的形象完全不適合俘獲小蘭的芳心。

看著小蘭生氣的樣子,新一不得不邀請小蘭到遊樂場去玩,慶祝她獲得了空手道大賽的冠軍,藉以討好她,希望能打動她的芳心,如果她一高興,答應把身體借給他用一下那就更好了。

小蘭卻大發脾氣,抬腳向他亂踢,卻也讓他窺探到了小蘭的裙下風光,看著那雪白修長的大腿,新一的頭腦「嗡」的一聲,忍不住蹲下來,鑽進了小蘭的裙子細細地觀察著她的下體。

小蘭的下體完全呈現在新一的面前,內褲裡面露出一兩根烏黑捲曲的毛髮,讓新一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,將手按住那兩條玉腿之間溫軟的所在……

頭上忽然傳來重重的一擊,新一「砰」的一聲摔倒在地,隨便被小蘭狠狠地在頭上踩了幾腳,直到他昏過去為止。

第二天,新一陪著小蘭到遊樂場去玩。

與此同時,三個小孩子在密謀偷跑進雲霄飛車的場地裡去白坐車,因為他們除了回家的路費已經沒有多餘的錢了。

這三個小孩子裡面,那個漂亮的小女孩叫做吉田步美,兩個男孩叫原太和光彥,他們順著一條秘密通道,向雲霄飛車的場地爬去。

新一陪著小蘭在路上走著,忽然看到他們偷爬進去白坐車,心裡發了一陣人心不古的感慨,同時也對那個漂亮的小蘿莉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如果不是小蘭在身邊做電燈泡,他就要掏出錢來請蘿莉在遊樂場裡痛痛快快地玩上一整天了。

如果真能玩上一天,到了晚上又該帶她去哪裡了呢?新一的嘴角忽然流出了口水,心中充滿了對可愛蘿莉的性幻想。

「你又在發什麼呆啊?」小蘭不滿地問道。

「沒有沒有,我沒想什麼。」新一回過神來,忙岔開話題:「福爾摩斯最厲害的地方,是當他第一次遇見自己的助手華森的時候,只靠握手就知道他從阿富汗當軍醫回來……」

他的目光四處掃視,想要找到一個證明自己也有這種才能的證據,忽然看到兩名年輕女子正在雲霄飛車入口處談著話。

其中一名女子長得矮矮胖胖,戴著副眼鏡,並不太漂亮,而她對面的那名年輕女子卻是身材修長,留著一頭披肩長髮,單從背後看,她的身材已經是很誘人了。

她們看上去大約二十歲左右,比雲霄飛車大上幾歲,像是大學生的樣子。

一陣風吹過來,掀起了那年輕女子的衣裙,在飄舞的裙擺之下,新一清楚地看到,那被白色內褲包裹起來的充滿誘惑力的豐滿臀部和修長的大腿。

新一眼睛一亮,忙走過去,握住那高個女大學生的手,感到手掌綿軟滑膩,不由心中一蕩,忙掩飾道:「這位小姐是練過體操的選手,對吧?」

女大學生驚道:「你怎麼知道?」

「他是你朋友嗎,小瞳?」那戴眼睛的女大學生驚訝地道。

新一笑道:「你的掌心有水泡,是因為練單槓練出來的。」

他心裡暗笑,剛才他看到那誘人的大腿上有高低槓壓出來的痕跡,這才是他判斷的依據。

「你到底打算握手到什麼時候啊?」小蘭在一旁酸酸地道。

新一醒悟過來,忙放開小瞳的手。

旁邊一名男子生氣地道:「走開,別來煩我們!」

新一隻好走了開去,從幾名大學生的談話中,得知那名男子叫岸田,一同來的還有他的女朋友愛子,一名留著淡黃色長髮的有西方風格的美女。

看著漂亮的愛子與岸田相互擁吻,新一歎了口氣,心裡想著:「小蘭為什麼不肯和我這樣呢?」

他們走進雲霄飛車的場地,坐上了八人一輛的雲霄飛車。

最前面坐的是小瞳和眼鏡女生禮子,第二排坐著新一與小蘭,第三排是愛子與岸田,第四排坐著兩個神秘的黑衣人,一高一矮,一胖一瘦,看上去有幾分神秘,不像是來遊玩的。

雲霄飛車開始啟動,飛速在軌道中穿行,鑽進了黑暗的隧道,當他們從隧道中出來時,赫然發現,坐在第三排的岸田已經沒有了腦袋。

此時,正在黑暗的隧洞中穿行,想要坐霸王車的步美與兩個同伴聽到一陣悶響,從天上落下了什麼東西,砸在地上,那正是岸田的頭顱。

幸好是在暗處,三個小學生看不到血淋淋的慘像,不然他們可能會被嚇昏。

幾粒珍珠落到步美的腳邊,她拾起珍珠,疑惑地道:「這是什麼?」

目暮警官帶著大批警察聞訊趕到,對現場進行巡查。

兩名黑衣人急著要離開,催促目暮警官快點搞清事實,放他們走。

新一到處勘察著現場,走到隧洞前面,忽然看到三個小學生從黑暗的隧洞裡走出來,便上前問話。

瘦小的光彥心虛地道:「我們不是沒有付錢就進來的……」話沒說完,便被原太在頭上打了一拳。

步美忽然指著新一,驚喜地叫道:「啊,大哥哥,難道你就是那個高中生偵探……」

這聲「大哥哥」讓新一聽得心裡一陣發癢,看著這漂亮的小女孩,忽然想起早上在路上遇到的看電視的小蘿莉就是眼前的女孩。

她的個頭還沒有自己的陰莖高,小手指的部位正是自己的下體,褲子裡面的肉棒立時膨脹起來,直指步美。

為了掩蓋醜態,新一忙蹲下來,自豪地道:「工籐新一!」

他向三個小學生盤問了剛才的事情,便叫光彥和原太去找警察說明情況,把步美留下來詳細盤問。

把兩個礙眼的小男孩騙走後,新一拉著步美,鑽進了黑暗的隧洞。

微弱的光線從隧洞外射進來,新一撫摸著小蘿莉柔密的頭髮,肉棒早就硬了起來,便拉開拉鏈,放它出來透透氣。

步美好奇地看著他的動作,伸出手去輕輕摸著新一的肉棒,問道:「這是什麼?好奇怪。」

感覺溫軟的小手撫摸在肉棒上,新一微笑著道:「這是思考的東西。」

步美偏著頭,不明白他的話。

新一解釋道:「哥哥每次遇到案情,就要把它放出來,還要撫摸著它,才能想出破案的線索。」

步美天真的道:「那,步美幫哥哥摸摸它吧!」

新一笑瞇瞇地答應了,拍著她的頭稱讚步美又聰明又乖。

步美得到了稱讚,很高興,舉著兩隻手握住肉棒,按照新一的吩咐,前後套弄起來。

為了很好地完成這個幫助偵探哥哥的任務,步美站到了新一的身前,幾乎貼上了他的身子,俊俏的小臉也幾乎貼在了肉棒上,從鼻子裡呼出的熱氣打在肉棒和陰囊上,吹得新一陰毛處癢酥酥的。

新一乾爽了一陣後,將肉棒向前一挺,頂在步美的鼻子上,哄道:「步美真好,如果能幫哥哥舔一舔它,哥哥一步很快就能想出破案線索來的!」

步美天真地將粗硬的肉棒拉下來,伸出小舌頭,在龜頭上輕輕舔著。看著美麗的小女孩用粉紅的小舌輕舔著自己的肉棒,新一的呼吸粗重起來,感受著那濕潤的小舌頭一下下地舔著自己的美妙感覺。

享受了一陣,新一伸出手,扶住步美的頭,用顫抖的聲音道:「步美,下面哥哥教你做一件很有趣的事,你一定要照著哥哥說的做啊!」

步美微笑著點點頭,新一挺著腰部,向前緩緩前進,肉棒滑過步美細小的貝齒,進入了她溫暖濕潤的口腔。

當前端遇到阻礙,新一停下來,舒服地歎了一口氣。

小女孩的嘴很小,緊緊套住新一巨大的肉棒,緊窄的感覺一點不輸給少女的陰道。步美的嘴被堵上,難受地「唔唔」叫著,奇怪地抬眼看著上方的大哥哥,不知道他在做什麼。

新一忙哄騙道:「步美,哥哥是在努力思考,步美也要努力地舔、吸,幫助哥哥思考啊!」

步美聽話地點頭,口腔摩擦著肉棒,爽得新一渾身發抖。

為了讓大家都舒服一點,新一抱起步美,讓她站在一塊石頭上,這樣步美就可以輕鬆地夠到他的肉棒了。

在他的指示下,步美前後晃動著頭部,讓肉棒前端在口腔中進出,小手也努力地套弄著肉棒根部,想要幫助偵探哥哥查出案件的關鍵。

在可愛的小學女生努力吮舔下,新一終於噴發出來,深深地射進了步美的嘴裡。步美的口腔和舌頭被強勁的精液噴射打得一陣發麻,小嘴裡盛不下這麼多精液,順著嘴角流了下來。

新一的臉興奮得扭曲著,呻吟道:「步美,快喝下去,會變得很聰明的,和哥哥一樣聰明!」

步美大口大口地喝著精液,雖然味道有點怪,可是為了變得和偵探哥哥一樣聰明,她還是一滴都捨不得浪費。

小嘴使勁地吸吮著逐漸變軟的肉棒,將上面每一滴精液都吸進了嘴裡,步美又抬起小手,把臉上和下巴上的精液刮下來,細細地舔食著。

新一靠在洞壁上休息了一會,又把肉棒塞進了步美的小嘴裡,讓她輕輕地吮吸著,自己思索著這起謀殺案的關鍵所在。

步美令人銷魂的小嘴一陣松一陣緊地吸吮著,新一的肉棒很快又硬了起來,便將手伸到步美的裙子裡,脫下小內褲,抱起步美,將肉棒頂在嬌嫩的小穴上,微一用力,步美卻痛得大叫起來。

新一忙把肉棒收回來,低頭一看,步美的小穴已經滲出了一縷血絲。

新一看看自己的大肉棒,如果真的插進去,恐怕步美活不過十插,只得含淚將肉棒收回到褲子裡,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的陽具過於碩大,恨不得讓它成像小孩子那麼小才好。

他低頭舔著步美的小穴,直到步美不痛了,他才替她穿上內褲,整好衣衫,走出了隧洞。

此時,警察已經在死者的女朋友愛子皮包裡發現了染血的短刀,打算將她帶到警察局裡去審問。

看著那位充滿魅力的大姊姊流著淚傷心哭泣,新一向目暮警官打了個招呼,走到愛子身邊,將嘴湊到她的耳邊低聲道:「我能洗刷你的罪名,不過條件是,你必須做我的性奴隸,永生不許\背叛!」

愛子驚呆了。她瞪著這個比自己小上幾歲的英俊少年,不得不接受了他的條件。

新一站起身來,看著不遠處身穿紫衣的小瞳。他知道她才是真正的兇手,但他並不想當場拆穿她的計劃,他的目的,是讓她和愛子一樣,成為他的性奴。  var ysmadpos="2";  document.write("");收藏分享評分熱門網誌回復引用訂閱TOP
Author hot threads
Back Forum Reply New